风帘___

山海不可平(微山城,ooc,渣文笔,慎入)

脑洞来源于网上的话:想魂穿徐碧城,去牵唐山海的手
正文   第五章

行动处里似乎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氛。即使是徐碧城这样后知后觉的人,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从食堂一走出来她就暗想莫非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唐山海在李默群那里吃了午饭才回来,她是不是应该找他问问?上午李小男来给陈深送乌骨鸡汤,她特意拉了李小男到她办公室添油加醋的把事情描绘了一通,说辞是和唐山海对过的,应该没什么问题,毕忠良应该很快会得知这个消息。正胡乱猜测着,柳美娜探了个头进来,“碧城,忙呢?”
“美娜,进来坐,也没在忙什么。”徐碧城连忙站起身来,“你怎么有空过来找我?我刚刚吃饭的时候觉得处里面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又出什么事了吗?”
“你不晓得呀,”柳美娜摆弄着新送来的杂志,极其感兴趣的盯着封面上女明星穿的旗袍,“听说今天处长接到电话,之前被抓的中共女特工被打死了,就在押运去南京的途中。处长本来是要立马去南京的,不知为什么又突然不去了。”
“啊?”徐碧城表面上极为震惊,心中却是庆幸唐山海和陈深都没有去。唐山海打了电话给李默群,而陈深则是恰好生了一场重病,不知是心病还是真病,李小男自是忙前忙后的,而徐碧城和唐山海也去探望过陈深,想起宰相的身份,徐碧城还是为陈深感到了些许悲凉,也许这就是乱世最大的悲哀,所有的情感都只能隐秘的宣泄而不能外露于人前,就像他们的身份,在光明之前必须是一个秘密,否则迎来的便是死亡。在外人看来,李小男算是活的最真性情的一个了,她敢爱敢恨,什么情绪都不加掩饰,这也许就是她最吸引苏三省的地方,像苏三省那样从地狱里归来的恶鬼,本能的对温暖有着向往。但是对于知道真相的徐碧城来说,这些也都只是伪装而已,你看她是那个样子,可真正的她又是什么样的呢?
柳美娜像是真喜欢那件旗袍,最后还恋恋不舍的借了那本杂志走,原本她们还要再聊上一阵,可刘二宝过来通知她今晚李默群要庆祝结婚纪念日,邀了大家一起去华懋饭店吃饭,柳美娜这才携了杂志告辞。
李默群每次召见都让徐碧城如临大敌,这次也不例外,她收了收文件关了办公室的门就去找唐山海了,走到半路又觉得不妥,万一他办公室有窃听器呢?现在很多剧情的发生顺序都已经不太一样了,所以她不知道下面的剧情会不会有更大的变动,反正下了班回家换礼服的时候再商量也是一样的。更重要的是刚刚她才被柳美娜取笑过是个“母老虎”,李小男那个大嘴巴已经把她罚唐山海睡书房的事情传的人尽皆知了,毕忠良那里应该也解释的过去,不过她的形象可就深入人心了,“看你面上文文弱弱的,没想到管起丈夫来倒是有一套的嘞,”连毕太太来处里看陈深的时候都这么说她,弄的她更无地自容了,这么一想又想立马跑到唐山海办公室埋怨他一通,正纠结着冷不防被人从背后拍了下肩膀,下意识的一哆嗦,“干嘛呀?吓死我了!”
“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呢?”唐山海好笑的看着徐碧城一惊一乍的表情,他刚得知晚上要去赴宴的事情,正准备回办公室,就看到自家的“母老虎”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前琢磨沉思的样子,哪里像是一只“母老虎,”倒像是一只小兔子。
“我过来找你啊,”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唐山海办公室门口,也找不到其他的借口,只能老实交代道,“晚上要去赴宴,我想问你要穿什么,我,我好提前给你熨礼服。”
“进来说吧,”唐山海伸手虚揽着徐碧城的腰,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晚上回家再说吧,我们又不是主角,你打扮的太过抢了舅舅舅妈风头怎么办?”
  “你才是到哪里不管穿什么都最抢人风头的那个,”徐碧城腹诽道。
  “我今天在舅舅那里,得了一个忠告。”见徐碧城不说话坐在椅子上摆弄着他的钢笔,唐山海忽然表情有些严肃的开口道。
  “什么忠告?他发现什么了?”徐碧城立马紧张了起来。
  “他告诉我太太是要哄,但是不能太惯着,要不然天天都得睡书房。”说完自己不禁笑了起来,他今天回来的时候经过处里的各处办公室,可是收到了不少同情的眼光。
“连舅舅都知道了?”徐碧城恨的拿钢笔敲了一下唐山海的手臂,两人面对面坐着,像是赌气对峙一般。
“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这件事真不知道怎么圆过去。”见自家夫人生气,唐山海急忙安抚道,想了想从桌子底下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篮筐来,“我回来的时候见了老陶,他托我把这粽子给你。”
“怎么又是粽子?”徐碧城并没有像唐山海预料的那样高兴,反而抚着额头叹气,“昨天我们才吃了粽子。”
“你不是说喜欢老陶包的粽子吗?说有家乡的味道。”唐山海疑惑道。
“可是连着吃也会腻啊,我比较喜欢咸粽。”徐碧城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又神秘的一笑。
“咸粽?你这口味变的可真快。”
  “算了,没什么。”想起唐山海不可能知道张显宗,徐碧城无奈的摆了摆手,“我先回去了,下班了叫我。”
宴会定在八点,虽然他们家离华懋饭店不远,但是二人还是提早便出门了,唐山海今天这身黑色的西装礼服是徐碧城挑的,说是挑,其实也就是随便选了一件,对于徐碧城来说男人的西装除了颜色之外都是差不多的款式,打领带时徐碧城自告奋勇想帮忙,但被唐山海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理由是上次帮他系时差点没把他勒死。唐太太打领带的功力急需提高。
小心的提着裙摆扶着唐山海的手下了车,徐碧城亲密的挽着唐山海的胳膊走进饭店的大门,比起其他的担心,她更希望舅舅和舅妈不要到时候当众取笑她。虽然李默群还没到,但是大厅里的舞池已经挤满了人,唐山海自然先要去打招呼,徐碧城便找了个角落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她以前喜欢找一个路边的甜点店靠窗的位置,一坐就是半天,一边吃着甜的发腻的巧克力奶油蛋糕,一边看着街上的人群,观察着他们的表情,然后想象他们的故事,然而此刻她的手中只有一杯红酒,而她也猜不透她周围这些戴着完美面具的人们。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唐山海端着一盘点心递到徐碧城面前,他早看见徐碧城在角落面无聊赖的样子,便匆匆结束了那些客套之词。
“谢谢。”徐碧城伸手接过,“你不坐吗?”
“我看见上次帮我给刘小姐买红木的黄老板也来了,我还要去打招呼。”唐山海拍了拍徐碧城的肩膀,去端了杯红酒又离开了。因为是靠窗的缘故,徐碧城最先听到了外面刺耳的汽车刹车的声音——李默群到了。只有江宏开的车才会刹车这么响,江宏开车极快,即使是在狭窄的弄堂,他也能开车迅速穿过,反正那些被撞倒的大多都是些贫民,他有人撑腰自然不害怕。据说当年就是江宏开车带着李默群逃过了一场爆炸,所以李默群很是看重他。再看向窗外时,江宏已经撑起了伞跟在李默群的身后,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暴雨,雨水模糊了窗上的投影,让一切显得有些昏暗起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