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山海不可平(微山城,ooc,渣文笔,慎入)

脑洞来源于网上一句话:想魂穿徐碧城,去牵唐山海的手
正文   第六章

尽管知道李默群的身份,但徐碧城仍不由的感叹,李默群戴着眼镜的样子像是从上海三中走出来的教书先生,怎么也不像外人口中十恶不赦的汉奸头子,今天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更显得温文儒雅,他搂着太太进了门之后,徐碧城这才发现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像是从黑暗里涌出的雾气,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黑色的短发贴在眉梢和眼角,走路的时候身上还滴滴答答的滴着水,显得十分狼狈,但看到他的眼睛时徐碧城却感到狼狈的是她自己。
苏三省来了。
这意味着上海军统站要被毁了。
还意味着唐山海快要死了。
徐碧城下意识的向唐山海看去,他正端着酒杯向李默群微笑,英俊的眉眼衬的四周都失了颜色。徐碧城根本看不到其他人,只想去握握他的手,给他哪怕是一点的安慰。她哽着喉咙,努力平静的向唐山海走去,然后向着伸出的手,紧紧握住。
李默群在众人的道喜和恭维声中进了包厢,后面跟着水淋淋的苏三省。
唐山海搂过徐碧城的腰跟着毕忠良也跟了进去。宴席上的众人除了李默群外,都有意无意的看向站着的苏三省,他的造型太引人注目,而李默群偏偏又不一副不急介绍的样子。待祝酒过了一轮,李默群才缓缓开口道,“这位给大家介绍一下,苏三省,上海军统区的副区长,今天他弃暗投明,到我们这里来了,欢迎他加入我们的队伍。”
众人神色各异,使得热闹的晚宴出现了片刻的静默,徐碧城看到唐山海脖子上暴起的青筋,面上却是毫无表情。
“真是恭喜李主任了,”毕忠良第一个开口笑道,“这样一来我们一定能把上海区的军统连根拔起。”众人这才纷纷开口附和。
“不错,”李默群看起来也颇为得意,“三省,把名单拿上来。”
“是,李主任。”苏三省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条静待捕食的毒蛇的吐信,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油纸,轻柔而细心的摊开放到了餐桌上,“这些是上海军统区所有的军统人员名单和潜伏者的代号名单。”
“看看,”李默群转了转餐桌的转盘,使名单正好停到毕忠良面前。“今晚我们就实施抓捕,”毕忠良拿起名单迅速看了一遍抬头笑道,“李主任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敌人有逃脱的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不急,吃了饭再去。去抓人也不能饿着肚子啊。”李默群哈哈一笑,像是真的不急似的,不紧不慢的拿起了筷子。
“李主任说的是。”毕忠良马上会意,“就等等再去吧。这会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着急,我们等着他现出原形来。主任,我敬您一杯。”
徐碧城在桌子下面用力握了握唐山海的手,她记得华懋饭店里面有军统的人,但她也记得电视剧里面因为她的鲁莽使那个女服务员被杀,她不知道唐山海会不会去联系军统,但上海军统站似乎在这一夜注定了毁灭和死亡。
唐山海最终没有去联系任何人,当然徐碧城也没有,她坐在一旁和李小男心不在焉的搭着话,一边看着李默群毕忠良几人打麻将,时不时还提醒李太太几句要醒牌了。但她心里是焦灼的,为了唐山海。她无法想象唐山海如何面对那些死去的上海军统区队员,还有曾树的背叛。
唐山海他们回来的比她想象的要早些,他们简单汇报了一下抓捕情况,李默群就让他们回去了,面上还有些可惜的样子。
回去的时候是陈深开的车,本来是唐山海要开车的,但徐碧城先开了口请陈深送他们和李小男一道回去,她怕唐山海的手会抖的握不住方向盘。也或许唐山海不会,他总是那么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样子,她从没见过唐山海失控过。然而在他们关上门之后唐山海走了几步便坐在沙发上垂下了头,想来是风雨太大,徐碧城这才发现唐山海的头发有几缕都被打湿了,不再服帖的贴在耳后,而是软软的垂了下来遮住了宽阔的额头,显得平日里英俊的男子有了几分少年的稚气。
“山海你没事吧?”徐碧城倒了杯水,递到唐山海跟前,她看到棕色印花的地毯上有一个不太明显的水迹,大概是滴落的雨水。
“我没事,”唐山海抬起了头,把头发往后捋了捋,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伸手接过了水杯,但下一秒水杯又重重的跌落在了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他的手抖的厉害。他站在教堂的门口,看着里面的人叫着“苏副区长”给恶魔开了门,然后悄无声息的倒下。苏三省却轻蔑的咧开了嘴角,像是碍事似的一把扯下身上的雨衣,比了一个进攻的手势。教堂里不停有人跑出来,然后被打死,或者被抓,他的手指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雨伞,像是有什么感应般,他看向一旁站着的陈深,扁头在一旁撑着伞,陈深正点着一支烟,也抬眼看向他。或许他们并不彼此清楚,就在今天,陈深失去了亲人,唐山海失去了战友。无疑他们应该无比悲痛的,但是两人只是短暂对望,然后挪开了目光,唐山海也挥了挥手,带着二分队的人冲了进去。
徐碧城不敢想这些事,她只要一想到今晚雨夜里的唐山海,她的心就抽痛的厉害。她慢慢跪在地毯上,然后握住了唐山海颤抖的手,唐山海凝视了她片刻,也紧紧的回握住了她的手。黑夜终将过去,他们一定可以等到光明的到来。徐碧城的心里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充满了圣洁和信仰,她被唐山海的悲痛感染,为他的信仰感到崇高和伟大。
他们并不意外的等来了曾树的背叛。唐山海自己也说过,党国现在不怕死的人早已凤毛麟角。庆幸的是唯一知道他们身份的陶大春已经逃离了上海,他们的身份暂时仍是安全的。那天雨夜唐山海短暂的脆弱像是一个错觉一直困扰着徐碧城,她不禁怀疑那晚看到的唐山海是否是真实的。苏三省成了第三行动分队的队长,而曾树成了刑侦科的科长,他们像是两条毒蛇不分昼夜的盯着你,容不得你有半刻松懈。唐山海仍是一副优雅绅士的样子,对谁有彬彬有礼,即使是在面对苏三省和曾树时也都是微笑的。但徐碧城知道,那双眼睛的深处一定藏着最坚定的仇恨,他们只是需要等,等老陶回来,等合适的时机到来,然后给予这些人以致命一击。
然而一切并不那么容易,上海军统战的全线覆灭的打击是致命的,密码本被暴露,他们连联系上级都做不到,虽然李默群安排了徐碧城到机要室上班以此更好的监视毕忠良,但在不清楚绝密计划的信息之前仍不能轻举妄动,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如同世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妇,每天上下班,然后偶尔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大多时候唐山海总是让着她的,而她也总是见好就收,毕竟饭是他做的,碗是他洗的,到了晚上还得打地铺睡冷地板,想到这里徐碧城就算再怎么不讲理也不能不心虚了。上海的冬天又一次的来临了,唐山海洗碗的手冻的有些红,一旁接过碗擦着水渍的徐碧城有些心疼,但她又拗不过唐山海,上次唐山海生日时她下厨煎的牛排,让唐山海再也不让她进厨房了。唐山海似乎一直在无穷尽的包容她,容忍她,这反而让徐碧城无法问出那句话,她害怕唐山海只是把她当做一个需要保护的战友。但她时常能看到唐山海在不经意间的落寞,她知道那个雨夜的黑暗,她也知道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她唯一能做的, 就是跟唐山海一样盼着陶大春的早日归来。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