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山海不可平(微山城,ooc,渣文笔,慎入)

正文   第十四章
毕忠良深深觉得苏三省就是专门克自己的,他不过去了几天南京向汪主席汇报工作,再回到处里已经物是人非了,徐碧城就是熟地黄而且接头被捕时当场自杀,苏三省成了大红人,影佐还给他分了一座三层的别墅,大有要替代他的趋势,最让他意外的还是唐山海,虽然唐山海穿着丧服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但并没有什么受过刑的迹象,据说是苏三省在影佐面前说了什么,影佐便相信了唐山海跟熟地黄没有关联,不知苏三省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这些都不是毕忠良在意的,他刚听说这些消息就被李默群叫去了,虽然他们二人不和,但就连李默群都感受到了来自苏三省的威胁,话里话外让毕忠良尽快动手,早日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一回到处里,毕忠良就把陈深和唐山海叫到了办公室,李小男和徐碧城都因苏三省而死,没有比仇恨更加有用的棋子了。
“处座,那个军统的接头员能不能转到我们这里来审?”唐山海开口道,声音有些沙哑。
“老毕,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陈深在一旁附和道,“你不觉得我们缺一个替死鬼去指证苏三省吗?”
毕忠良挑了挑眉,“嗯,好主意。”
二月十七。
天气渐渐有了回暖的迹象。苏翠兰打算去盛记再做两身衣服,她阿弟现在越发出息了,来巴结送礼的人多了起来,她也不能穿的太寒碜给阿弟丢人,刚走出门便看到阿强慌慌张张的朝她跑过来,“苏姐!苏所长被抓了!”
苏翠兰猛地脚下打了个趔趄,“被谁抓了?我去找他,我家三省做事都是本本分分的,早上出门不还是好好的吗?”
“我也不清楚,”阿强也苦着脸,早知道他应该一直跟着陈深混的,“影佐将军和李主任都在,让我叫你过去。”
行动处里面已经是剑拔弩张,苏三省心里明白,那个反咬他一口说他是军统卧底的人犯肯定是毕忠良安排的,他们处心积虑的把人犯转移到行动处,就是为了诱供然后陷害他,他本可以等到影佐和李默群来,他自认可以把一切解释清楚,但看到唐山海轻蔑和厌恶的眼神,还有人犯手里向着唐山海已经扣动了扳机的枪,他就忍不住开了枪,他想后悔也来不及了,依着影佐的性情,他宁肯错杀也不会放过,而且人犯已经死无对证,他现在百口莫辩,只能一边挟持着毕忠良,一边想着对策。其实苏三省恨不得立马扣动扳机,但他不能,如果毕忠良被他杀死了,那他就更像是军统的卧底,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影佐和李默群很快赶了过来,还没等苏三省开口辩解,陈深抢先开了口,“影佐将军,您也看到了,苏三省现在已经是狗急跳墙了。”
“陈深你闭嘴,”苏三省大吼道,“影佐将军你听我说,我是被陷害的,我——”
“你的同伙都被你杀死了,现在你当然可以随意乱说了。”陈深又一次打断了苏三省的话,“不过还有一个人知道你的身份,我已经叫她过来了,影佐将军,李主任,她马上就到。”
“陈深我告诉你你别乱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毕忠良!”苏三省用枪狠狠抵着毕忠良的头愤怒的看着陈深,他不知道陈深又在耍什么花招,心中有些慌。
众人正僵持之际,苏翠兰坐着阿强的车终于到了,一看见黑压压的一堆人围在办公楼的空地上,她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苏三省告诉过她,他是军统的卧底,只是假装为日本人办事,现在这个情形一定是苏三省被日本人发现了真实身份。
“人到了,”陈深眼尖的看见了苏翠兰的身影,“影佐将军,那就是苏三省的姐姐,原本一直在老家的,后来就突然来上海了。”
“是吗?”影佐望着这个衣着朴素的女人若有所思,军统和中共最让他头痛的就是他们的卧底,他们身份混杂,让人防不胜防。
苏三省这回是真的愤怒了,他没想到陈深竟然把苏翠兰这么无辜的人也牵扯进来,“陈深你血口喷人,我姐姐什么都不知道!”但他似乎没有想过,他杀的每一个人,害的每一个人,哪个不无辜呢?
“苏小姐,”影佐尽量让自己表现的看起来亲切一些,“他们都说你弟弟是军统,你能告诉我实话吗?”
苏翠兰一把打掉了抓着她的两个日本士兵的手,冷哼道,“我不知道。”
“我听说苏所长姐姐的丈夫和儿子都是被日本人杀死的,不知道怎么对苏三省为影佐将军办事毫不在意呢?想来是过惯了苦日子,现在想通了,只有投靠影佐将军才能荣华富贵。”唐山海突然开口道。
苏翠兰再也忍不住骂道,“谁稀罕日本鬼子给的荣华富贵,我家三省是假投降的,”话一出口已难收回,想着这般境地也没有什么活路了,便对苏三省说道,“三省,姐姐不会连累你的。”从怀中掏出剪刀朝着影佐刺了过去,一旁的日本兵迅速拿起腰上的配枪朝苏翠兰开了枪,而影佐只是伤了手而已。
“八嘎!”影佐愤怒的捂着流血的手,他本以为找到了一个更好用的棋子,看来还是原来的更好用些。毕忠良已经趁着苏三省心神在苏翠兰身上时挣脱闪到了一旁,而失去了人质的苏三省当即被刘二宝铐上了手铐。
“忠良,剩下的事就由你们来处理,影佐将军,我陪您赶紧去医院吧,军统的人奸诈狡猾,说不定剪刀上淬了毒。”心满意足的李默群看完了戏,恭恭敬敬的陪着影佐离开了。
苏三省绝望地看着地上苏翠兰的尸体,他本来是要带她来上海过好日子的,没想到还是害死了她,不过唯一庆幸的是她到死都以为自己真的是军统的卧底,让她这么误会着也好。他转而看向唐山海,这回他终是死在了唐山海的手里,他突然想,如果唐山海知道那天在红磨坊咖啡馆,死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徐碧城,他会有什么感觉。不过他不想说,他不想唐山海再为那个女人多出歉疚的情绪来。唐山海从怀里掏出了配枪,是他常用的那把银色左轮手枪,他走到苏三省身边在他耳朵旁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埋在祖国的土地里,你死之后我会找人烧了你的尸体,然后把骨灰拿去喂狗。”然后唐山海毫不犹豫的开了枪,他终于替徐碧城报仇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