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林涛X秦明(渣文笔,慎入)

第三章  牙齿
  林涛带着人回到局里时已经是晚上两点了,但林涛知道秦明肯定还没有走,果然到解剖室的时候李大宝正气呼呼地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个煎饼果子,看到林涛过来李大宝瞪了他一眼之后又翻了个白眼。
  “怎么啦?被赶出来啦?”林涛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老秦这个人是有些变态的,多适应适应就好了。”
  “好吧。”李大宝耸耸肩,“我本来买了煎饼果子给秦明怕他饿着,既然他不吃就给你吧,里面加了两个蛋呢。”
  “还是你吃吧,泡面才是我的最爱。”林涛摇摇头,“等会秦明出来了就过来找我,正好我们对一下手里的线索。”
  “好。”
  李大宝跟着秦明走进林涛的办公室时立马闻到了一股老坛酸菜方便面的味道,而秦明则皱起了眉,“你——”
  “知道了知道了,”林涛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泡面叉子,“你又想说晚上吃泡面对胃不好是吧,我都一个星期没吃了,谁让你今天没给我煮粥的,你没带夜宵给我我只能吃泡面了。”
  秦明在李大宝“你竟然会煮粥”的惊讶目光注视下有些尴尬,“我只是想说你这样很不尊重消化系统。死者身份确定了吗?”
  说起案情林涛立马严肃起来,“死者吴强,四十二岁,三年前离婚后儿子跟母亲一起生活,父母已经过世,有一个哥哥。”说道这里林涛叹了口气,“你们知道尸体为什么一直没人发现吗?据武馆的人讲,吴强很少去武馆,基本都是他的合伙人江天负责经营,吴强跟他哥哥的关系也不太好,所以就算几个月没见到他人也不会有谁在意,而且他死亡的地方又是武馆的后院,平时都锁着门,要不是武馆重新装修,恐怕他化成白骨了都没人发现。唉,你们说要是哪天我突然死在家里了会不会也没人知道啊?”
  “不会啊,”李大宝在林涛期待而感动地目光中十分肯定的说道,“秦明一定第一个带着解剖刀过去。”秦明则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林涛,像是在看这具骨骼的结构应该从哪里下手比较合适,让林涛轻轻的打了个寒颤。
  “好了好了说正事,”林涛指了指白板上贴着的两张照片,“这两个叫二齿和八条,是两个混混,有犯罪前科,并且经常来武馆找吴强,我们现在正在找这两个人。”
  “嚯——”,李大宝下意识的感叹了声,“长得够具体的。”
  林涛摊了摊手,“老秦你呢?尸检有什么发现?”
  “死者少了一颗后槽牙。”秦明半低着头,双手紧握。
  “又?”林涛疑问道,“这都今年第四起了,事不过三,这应该不能算巧合了吧?”
  “死者被人用刀直接刺中心脏而毙命,位置和力道都很精准,凶手有可能对人体结构很熟悉,死者生前被注射过大量麻药,右手撕裂性骨折,是在死之前被人为掰断的。除此之外身上没有其他伤痕。”秦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他隐约觉得应该与当年父亲的案子有关,他不想把林涛牵扯进来。
  “有点奇怪,”李大宝看了看尸检报告说道,“如果死者的手腕是被凶手掰断的,那证明凶手比死者力气大,为什么还要给他打麻药再用刀捅死他呢?有点太折腾了吧。”
  “的确,”林涛接口道,“其实大部分杀人案件都是冲动型犯罪,像这样的杀人手法是有些奇怪,除非凶手是为了掩饰他的真正目的或其他什么东西,才会把杀人手法布置的这么繁琐。老秦你觉得呢?”
  秦明两手平摊在桌子上,十只手指显得细长而莹白,这是秦明最惬意的姿势,手是他的工作中最珍贵的工具,只有在面对信任和熟悉的人时他才会放松的把它们摊开来,“死者被注入的麻药剂量超过了800ml,这已经足够致死了,即使凶手不捅那一刀,死者也会因过度麻醉而死。不过推断杀人动机不是我们法医所长,我只能把尸体告诉我的再告诉你而已。”
  “那牙齿的事呢?尸体告诉了你什么?”李大宝想起后槽牙便随口问道。
  林涛猛地挺直了腰看向秦明,而秦明则倏地握紧了手指,“没什么,一颗牙齿而已。”
  旧日的梦魇像是打开了牢笼,正张牙舞爪的扑来。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