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深海1874 时空交错(渣文笔,慎入)

1874
从来未相识 已不在
这个人 极其实在
却像个 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 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 错误时代
情人若 寂寥地 出生在 1874
刚刚早 一百年 一个世纪
为何未 及时地 出生在 1874
邂逅你 看守你 一起老死
挽着你 的手臂 彻夜逃避
漫天烽火 失散在 同年代中
仍可 同生 共死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210987
正文   2
“如果生在和平年代,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陈深说出这句话后才觉得有些不妥。唐山海面向窗前站着,午后的阳光透过洁白的窗纱温和地洒在他的脸上,贴身剪裁的西装衬的整个人长身玉立,整个人有种不真实的美好,陈深记得唐山海刚入军校时就已经是众人追捧的对象了。陈深虽然是教官但并没有大唐山海几岁,彼时的年轻气盛让陈深最开始对唐山海是有些小小的嫉妒的,但很快陈深发现唐山海跟那些抽鸦片找女人的公子哥儿完全不同,他跟自己一样有热血,有信仰。尤其唐山海在射击课上把令旗打倒的时候,虽然他面上训斥着唐山海,但心中却为唐山海这许偶尔流露的孩子气感到好笑。临近毕业的时候唐山海告诉陈深,自己接到了去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留学两年的通知,后天就出发。他们平日里是师生,但私下更像是兄弟。陈深用力拍了拍唐山海的肩膀,“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就是这么优秀。”
“你有教过我什么吗?”唐山海回了陈深一拳,“你呢?两年后你还是继续当个老师吗?”
“不知道。”陈深摇了摇头,“你也知道这个教官的位置还是老毕安排的,就是混口饭吃。我呢,更想开个剃头铺子,老老实实的做个剃头匠。”
“你哪里老实了?”唐山海轻笑了声,眼中有些许离愁,他立志要投身抗日,此刻分别日后必然陌路。陈深心中想的是可惜不能在毕业典礼上亲自为他授衔了,不过这样也好,在毕业舞会上看着他搂着其他女孩子跳舞他心中更不舒服。可这是兄弟之间应该有的情感吗?陈深不愿意细想,他现在活的已经越来越不像自己了,有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真的是一个教官而不是一个潜伏着的共产党员。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组织的消息也无法行动,反而有更多的时间想这些遥不可及的事情。
——————
“毕忠良还没从李默群那里回来,估计又要有大动作了。”唐山海打断了陈深的沉思,“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的确是我在军校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陈深半倚在书桌上,偏着头去看唐山海,他和徐碧城来这里快一年了吧?日子过的真快。
“是吗?”唐山海似乎不想提起这个话题,“寻找归零计划的事有什么新的线索吗?”
线索。
“我——”陈深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像是被吞噬了一般,他用力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唐山海。
归零计划。
毕忠良。
“头儿你怎么睡在这里?”
“啊?”
又是梦。自从他跟着毕忠良来到上海就不断地梦到那个叫唐山海的男人。他们曾经是师生,但在这里是同事,是利益伙伴,最终会是敌人,因为他们始终站在不同的立场。梦境延续到生活,生活衍化出梦境,陈深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他真正活着的世界。
陈深抬手抹了把脸,“有事吗扁头?”
“哦,处座让我过来找你,说抓了一个军统,让你过去审讯室。”
“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洗把脸就去。”陈深深深呼了口气,拧开水管用冷水浇着脸,水冰凉而刺骨,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