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林秦(强取豪夺,攻心为上)

正文2
然而,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将会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将是唯一的,我对你来说,也是唯一的。
——《小王子》
林涛小时候养过一只哈士奇,小小的一只被7岁的林涛抱在怀里一直不愿撒手,林涛很喜欢这只哈士奇,睡觉地时候也要搂着睡,但搬家的时候这只狗却跑丢了,林涛在母亲的怀里哭的时候暗暗下了决心,如果他仔养宠物的话绝对不会再把它弄丢了。
林涛是因为父亲频繁的工作调动才搬到龙番市的,第一天搬到2333就遇到了对面邻居家的小孩。林涛一直记得初次见到秦明的情景,秦明正被表弟追着要玩具,来不及看前方就这么扑到了他的怀里,林涛自小跟着爷爷练拳脚,身形比一般小孩子要壮一些,下意识的一把抱住了比他矮上半头的秦明。
“对不起。”秦明抬头望了林涛一眼便立马从林涛怀里退了出来,闻声而来的秦明母亲也走了出来跟林涛父母打着招呼。
“没关系。”一向友好的林涛笑着摆手,“我是林涛,你叫什么名字啊?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
“我是秦明。”软糯的童音一点也不像个男孩子,让林涛不由细细打量起来,秦明捂着玩具害怕被抢的样子像只炸毛的猫咪。当宠物应该不错,林涛偷偷的想。
由于是邻居又同读一间小学,林涛很快和秦明熟悉了起来,不仅一放学就跑到秦明家写作业打游戏,有时蹭了晚饭之后索性就睡到秦明家了。林涛没有再养过宠物,其实他隐隐觉得养一个像秦明一样的宠物是最好的,只对他一个人好,也只有他一个朋友,永远不会丢下他跑走。林涛想,如果秦明一直不离开的话就是最完美的宠物了。
变故总是来的那么突然,因为秦明父亲渎职跳楼的事情秦明被送到了孤儿院,林涛每次只能央着父亲闲暇时带他去看秦明。每次去看秦明的时候林涛都会带一个秦明爱吃的苹果,林涛想,这次不是宠物自己跑开的而是被别人带走的,所以他一定要强大起来,保护好他的宠物不让任何人带走。
秦明总是当着林涛的面就把苹果吃掉,因为一旦林涛一走,苹果就会被抢走了。法医,渎职,跳楼,这些字眼让秦明在孤儿院备受孤立和排挤,甚至有时还招来一些拳脚。所以秦明选择躲在角落里画画,用铅笔反复描画着大片鲜艳的血红,就像大雨里被冲刷的父亲的血一样。

——————

“秦明,醒醒。”
“林涛。”
秦明仍急促喘息着,似是仍沉浸在刚才的梦境里。每到下雨天他就会陷入不同的梦境中,而不管这些回忆是哪些片段,都是以漆黑的雨夜结束。
“还好吧?”
“我没事。”
这已经成为他们心照不宣的习惯,林涛总是会在雨夜准时出现在秦明的家门口,一起渡过漫长的雨夜。
“你刚才梦到什么了?”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秦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起身披上睡袍走到咖啡机前准备磨一杯咖啡。
“是不是觉得小时候的我也特别帅?”
“没有。”秦明转动着咖啡机的手柄,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有些怪异。
“新来的那个助手怎么样?”林涛状似无意地说道。
秦明轻啜了口咖啡,“人形。警犬。不错。”
“哎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给人这么高的评价。”
“你也不错。”
“那当然。”
秦明直接回了林涛一个白眼。
“好了好了,快点睡吧。”林涛扯了扯被子说道。那个新来的李大宝从痕检科调过来之前林涛就听说过,工作优秀又勤恳热情,秦明好不容易招到一个合心意的助手,自己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林涛就是莫名觉得烦躁。但刻意提起会让秦明警觉到什么,这是林涛绝对不愿意的。秦明虽然对感情的事情迟钝,但绝不是傻子。
“知道了。”秦明喝完咖啡躺到林涛身侧,把被子往上提了提用力裹紧了一些。明天要出外勤,自己又有认床的习惯,秦明只想多睡一会儿。
林涛听见身侧平稳下来的呼吸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呆。比起白天,林涛有时更习惯这样的黑夜。以前抓犯人蹲点时他待在狭小的街角巷落,不远处的垃圾桶散发着阵阵异味,手里的手枪因为汗水有些隐隐的滑动。他的眼睛持续望着一个方向,等待着即将落网的猎物。成为刑警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林涛都觉得黑夜有一种鲜血和腐烂的味道。而秦明与黑夜是完全不同的,干净的,明亮的。和秦明相处的时候他几乎是在贪婪的吸取着秦明身上的味道。但这一切随时都可能终止。林涛又想起了李大宝,即使没有她,也会有一个陈大宝,赵大宝,也许在秦明的意识里总是要娶妻生子的。到那个时候就没有这样的陪伴了,林涛的眼神渐渐阴郁,要开始收网了,不能总让鱼儿这么逍遥自在,他会给秦明一个更舒适的栖息地,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评论(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