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深海x林秦(ooc,慎入)

1.脑洞源于B站深海林秦视频“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2.前半部分主深海,后半部分主林秦,请谨慎选择阅读
3.人物ooc

正文1
你相信世界上有无来由的爱恨吗?
如果没有,那林涛又是为了什么呢?虽然秦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所有林涛和秦明身边的人都想知道原因,尤其是调来警局不久的李大宝忍不住问出口的时候。
那是在一次去乡下出外勤时。三人凑合在一间屋子里打通铺,谈笑间林涛说起有次自己被虱子咬而剃了光头的事情。
“老秦不是跟你一起的吗?他呢?”李大宝好奇问道。
“他呀,研究了一晚上虱子产卵愣是没告诉我。”林涛望着一旁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书的秦明无奈的笑道。
“那也是你观察不够仔细。”秦明活动了下酸涩的脖子,微微侧了侧头,神情中有些小小的得意。
林涛一副说不过你的样子把老乡给的枕头扔到了一旁,“好了赶快休息吧。明天有的忙呢。”
秦明努了努嘴,手上却合上了书。仿佛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李大宝则目瞪口呆地看了林涛半晌,要是她有这么个损友早就抡胳膊上去了,林涛也太有度量了吧?但后来她才知道,林涛其实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他所有的度量,温柔,耐心都只对秦明一个人而已。他甚至可以为了秦明毫不犹豫的杀人。就像他曾经杀掉苏三省一样。
林涛曾经做噩梦的时候梦见过苏三省,在梦里苏三省像从地狱挣脱的恶犬撕咬着他。那时林涛也不是林涛,而是叫陈深,是个一心只想开个剃头铺子的剃头匠,是个连枪都拿不起来的汉奸。但是他最后却用唐山海那把银色左轮手枪杀死了苏三省,他打光了手枪里的所有子弹,以至于苏三省的尸体烂的像个筛子。
但陈深却有种茫然的空虚感。他杀了苏三省,为嫂子报了仇,为徐碧城报了仇,为李小男报了仇,但那个人依然活不过来了。
唐山海。
山海。
山海。
陈深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这个名字。自从唐山海死后他只能重复回忆着所有片段,靠着这些回忆过日子。从那个深秋的树林到他们的初次相见。
大概唐山海一直都以为,李默群摆的那场接风宴是他跟陈深的初次见面,但他不知道的是陈深在那之前就见过他一面。那时陈深跟着毕忠良在黄埔军校谋了个教官的职位混日子,有次戴老板特意在军校举行授衔仪式,陈深远远隔着人群看热闹,一眼便望见了唐山海,在一群意气风发的少年中唐山海身形挺拔,面上丝毫没有少年的浮躁气,太过精致的眉眼让陈深都有些惊艳。大概是世家的公子哥儿吧,陈深暗想,这大概便是云泥之别。同样是抗日报国,像唐山海那样的人可以在战场上肆意挥洒热血,自己却只能隐藏着身份什么都不能做。
陈深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会重新见到唐山海。而且是在李默群设的接风宴上。唐山海一脸坦落同陈深握手,完全不知道对方心中的激流澎湃。陈深朝唐山海的身旁望去,那是一个秀丽婉约的年轻女子,唐山海的新婚妻子徐碧城。陈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知是为唐山海竟然背叛军统,还是为他的佳人在旁。
不过陈深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其实不怪唐山海,而是他挑的这个搭档太过稚嫩,哪里有新婚夫妻分房睡还处处疏离陌生的呢?大概是机缘巧合,军统的一个叛徒王胖子要走私一批属于毕忠良的烟土,陈深便让老K传了口信给给唐山海,如果唐山海上报了毕忠良,那唐山海就是真投诚,是自己想多了,如果唐山海私下处理了王胖子,那唐山海就是假投诚,实为潜伏。当王胖子死在码头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陈深松了口气,又有种隐秘的欣喜,他不相信像唐山海那样的人会成为一个为人不齿的汉奸。但老K又告诉他,王胖子的一个叫吴龙的手下逃了,如果让吴龙见到毕忠良,那唐山海和他们都有暴露的危险。
次日便是李默群的生日宴。陈深穿着新剪裁的西装别扭的扯了扯领带,眼神却忍不住望向舞池中的唐山海,不少年轻的未婚女子目光都恋恋不舍的黏在他的身上,合身的西装衬得唐山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倒是他身边的徐碧城一脸无知无觉,两眼时不时地盯着毕忠良。
赤佬子。陈深忍不住骂了句。他跟随毕忠良多年,早该想到以毕忠良的脾性不会放过徐碧城这种小家碧玉。毕忠良的老婆刘兰芝虽然美艳,但一直不能生育又性格泼辣,所以毕忠良就喜欢徐碧城这种温柔可人的。而且处里面的柳美娜是出了名的解语花,跟毕忠良之间更是一直风言风语的传着,但自唐山海来了之后便转了性儿,以毕忠良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忍的住看唐山海得意。
看来唐山海和徐碧城是假夫妻无疑了,陈深暗想,只是不知毕忠良是怎么勾搭上徐碧城的,毕竟以徐碧城这样的女人要是认准了谁,只怕是一门心思一头黑的走到底了。
但陈深愁的不是这个,刚才扁头告诉他有个叫吴龙的闹着要见毕忠良,而华懋饭店的老板特意准备了烟花,现在所有人都要出去看烟花表演。陈深下意识地望向唐山海,发现对方面上也是神色紧张而凝重。烟花声掩盖了吴龙的叫喊,也掩盖了暗处狙击手的枪声,直到吴龙被唐山海推上前挡住了射向李默群的子弹倒地身亡,陈深才在和唐山海迅速交换的眼神中确认了暂时的同盟关系。陈深不由在心中对唐山海赞叹不已,一方面为唐山海早就知道真相并安排好一切而惊讶,一方面又为唐山海的心思缜密而喜忧参半,至少他们暂时不是敌人。
这件事像是一个恰到好处的契机,让唐山海和陈深迅速熟识了起来。陈深开始经常到唐山海家蹭饭,而唐山海也习惯了在家里备几瓶格瓦斯。至于徐碧城,终是因着自己的身份同毕忠良保持着距离,唐山海也就忽略掉她的时常失神了。
而宰相也是在此时被捕的,甚至连陈深都来不及请求上级援救,宰相就在押送去南京的路上被暗杀了。陈深隔了好一段时间才去孤儿院看皮皮,他怕皮皮问妈妈的事情。院长告诉他,他没来的日子李小男会陪着皮皮玩耍。李小男是上海地下党的负责人,也是宰相的上线。宰相死后李小男便找到了陈深,让陈深有种终于找到组织的心情。不过李小男的到来也伴随着一份重大任务,寻找日军绝密档案——归零计划。
陈深第一时间想到了唐山海。军统的消息不会比他们慢,既然他们得到了消息,军统也不会不知道。
上海的夏天接近尾声,空气中的风也萧瑟了起来。陈深敲唐山海办公室的门时掂了掂手里的茶包,“找你喝杯茶。”
“好啊。”唐山海从办公桌前站起来,顺手整了整领带,整个人永远是一丝不苟风度翩翩的样子,难怪会招蜂引蝶了,陈深醋意的想道。
唐山海是极为有格调的,抽亨牌雪茄,喝法国的红酒,也爱品西湖的龙井。他的办公室放了一副上好的茶具,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茶壶间飞舞,俨然一副赏心悦目的画作。不过他本人丝毫不觉得,冲好茶为陈深和自己倒了一杯,便坐到茶几旁翘起了腿,“陈队长找我有事?”说话间顺手解开外套上的第二颗口扣子,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潇洒自然,让陈深又呆了呆。
“你准备怎么进入档案室?”陈深开门见山问道。所有机密文件都会在档案室归档,而档案室的钥匙在柳美娜手里。
唐山海面上闪过片刻的不自然,“碧城让我用美男计。”
“你答应了?”陈深拿起茶杯的手顿了顿,唐山海虽然和他去过数次米高梅,但却是个极度洁癖的人,怎会与柳美娜龃龉?转念又笑了,双目紧盯着唐山海,“唐队长知美男计如何使吗?”
“咱俩这么对着看我觉得有点怪怪的。”唐山海讪讪地放下了茶杯,移开了目光,耳朵处还有些浅浅的粉。这种情形陈深还怎么忍得住?他一把揽过唐山海,把对方锁在狭窄的椅子里,吻便落了下来。从第一眼见到唐山海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
唐山海则是震惊的一时忘了反映,陈深便迅速攻城略地,舌头深入到对方的口腔,确认了对方的不擅情事,更是趁的唐山海大口换气之时把手伸向了衬衣的领口,他早就注意到唐山海的锁骨那里有颗痣,跟鼻尖痣一样诱人失魂。唐山海的手被陈深抬手制压到一旁,打翻了茶杯。而唐山海也因为这响声惊醒,用力推开了身上四处作乱的人。
唐山海倒还好,只是衣物有些凌乱,而衣衫整齐的陈深下身却肿胀着撑起了帐篷。下身虽然狼狈,但陈深却一脸笑意舔了舔嘴唇,“这才叫美男计。”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