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林秦(强取豪夺,攻心为上)

正文4
死者又少了一颗后槽牙。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了,不可能是巧合。”秦明双手紧握,控制着不让它们颤抖。
“秦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林涛支走了不太情愿的大宝,双眼紧盯着眼前看起来有些无助的秦明。自从工作之后他就没有这么亲昵的叫过秦明了,一来怕外人议论,二来也怕秦明发觉什么。但此刻的秦明神色迷惘而脆弱,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秦明眼神迷离的望着前方,他不想再对林涛隐瞒下去了,如果连林涛都不能相信,他还能相信谁呢?
“你说。”林涛回握住秦明的手,试图安抚着他。
“善良拔掉牙齿,就是软弱。善良带上武器,就是恶意。”
终于说了出来,秦明些许松了口气,“这是我之前收到的一封短信,就在我发现我父亲写的那封检举信之后。然后便出现死者被拔掉后槽牙的事情。这之间必定有联系。发信息的号码我查过,买手机卡的人登记的信息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在针对我,但是我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秦秦,我们一定会查出真相的。”林涛像小时候那样抱了抱秦明。天知道林涛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去亲吻近在咫尺的白皙细长的颈项。他很久没见到这样的秦明了,工作后的秦明不管是在警局还是家里都是淡漠的,甚至他更愿意接触尸体而不愿意接触活人。不过这样也好,林涛自私的想,这样秦明就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除了自己。
林涛反复在心里告诫着自己,慢慢来。不要惊吓到这只聪明的猫咪。秦明不是宠物,他有思想,有独立的判断,但不管秦明对他是什么感情,他都会成为秦明唯一的习惯和依赖。
“你在试图掌控秦明。”林涛对自己说道。“这是不对的。”那是在高二的时候,没有新生的好奇也没有升学的压力,少男少女的心思都是懵懂热烈的,林涛发现秦明收到的情书竟然比自己还多,难道他不是最帅的那个?林涛帮秦明处理着一堆情书纸条零食陷入了思考,不禁偷偷观察起自己认定的宠物。秦明的脸型有流利的弧线很好看,秦明的眼睛时双时单很有趣,秦明的嘴唇又厚又软很好吃的样子——林涛第一次大半夜抱着被子望着洗的湿哒哒的床单和内裤发起了呆。
从那之后林涛开始有意无意的把秦明同其他人隔离开,在旁人眼中秦明慢慢变成了优秀的天才怪异少年,而只有林涛才能触碰到真实的秦明。
“会是谁在针对我?”秦明的话语打断了林涛的回忆,“我是不是得罪了很多人?”
“以你这样的破案速度,的确会得罪不少人。”林涛笑道,“不过敢和警察作对,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秦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情渐渐放松了下来。幸好有林涛在。
“喂,你们俩的悄悄话说完了没?”李大宝敲了敲门喊道,“有新线索。”
小黑把从人口登记处调出来的资料交到了林涛手上。想不到吴力学背景并不简单,他的哥哥吴力习是Z市有名的企业家,同政界都颇有往来,而吴力学是牛津大学毕业,并且持有吴氏企业3%的股份,但是不知为何会独自来到这么一个小村子里。
“我们已经通知吴力习了,应该晚上就到。听说他是乘自己的专机来的,真是有钱人啊。”小黑啧啧道。
“胖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林涛瞟了一眼小黑说道。
“干嘛拿以前的外号说事儿啊林队?”小黑抗议道,他们大学时是舍友,宿舍里最黑的老黑肖言去了美国,到了警局之后瘦身成功的自己就成了小黑,时间一长连他的本名都忘了。
“吴力学的社会关系派调出来了吗?”秦明问道,“我检查过尸体,肛门和口腔有轻微的撕裂迹象,而且根据伤口新旧程度观察,死者应该是同性恋。”
“嚯~”李大宝在感叹完之后不出意外的收到了秦明凌厉的眼神,只好用文件夹挡住了自己。
“问过村里的人,吴力学平日不怎么和其他人来往的。井里面也反复打捞过了,没有发现线索。围栏已经撤除了。”小黑回道。
“死者身上有一些轻微的擦伤,应该是被勒住之后挣扎造成的,伤口里面有一些碎屑,很像是普通的白手套上面的。这说明凶手有注意不留下指纹。”秦明习惯性的用手指摩挲着嘴唇。
“那去吴力学家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林涛说道。
吴力学的家离水井处并不远,林涛几人进去时屋门是敞开的,显然凶手拖走尸体时很匆忙,没有来得及关门。屋里虽然简陋但井井有条,连杯子都朝着同一方向摆放,显示着屋主的严谨。唯一有些凌乱的就是床铺,很有可能凶手是在床上行凶的。房屋连接着花园的石板路,屋里又铺着瓷砖,经过昨天的大雨冲刷掉了所有痕迹,使众人显得一筹莫展。
“有本日记。”秦明拉过林涛的手拿起了这本落了不少灰的日记本。
“你怎么不用自己的手?”林涛收回手,用已经沾灰的手套擦了擦封皮,“其他东西都很干净,唯独这本日记上面沾了灰,像是很久没动的样子。”
“里面写了什么?”李大宝催促道。看着林涛随着翻页而变幻的脸色,李大宝十分好奇的凑上前,“什么情况啊?”
“这上面说他跟他哥哥是恋人关系,”林涛合上笔记本回道,“但是他哥哥喜欢SM又经常虐待他,所以他才逃到井岸村的。”
“呃。。。”李大宝和小黑都讷讷的说不出话来,唯一神色自若的就是正在研究凌乱的床铺的秦明了。
“这里有血迹。”秦明凑近床头处看了看,上面有一小片溅射状的血迹,估计是子弹穿透后脑后血液喷射造成的。
“嚯~”李大宝打开衣橱看了看,“这人跟老秦一样喜欢穿西装啊。”
“这——”林涛正要说什么,门外一个年轻人敲了敲门,“是林队长吗?我爸让我喊大家去我家吃饭。”
“你是何村长的儿子何超吧?”林涛摘下手套同何超握手,“谢谢了。我们这就过去。”
“没想到秦科长这么年轻,我舅舅也是法医,所以我对法医特别有亲切感。”何超向秦明也伸出了手,后者毫无意外的拒绝了。在秦明的意识中,有林涛在的时候不想搭理的人根本不用理睬,反正会有林涛帮他应付。
“这么巧啊。”李大宝急忙上前握住何超悬空的手,“好多人都对法医有偏见呢。难得碰到像你这样的。”
林涛则不自然的后退了半步,以往这种事情都是他来替秦明打圆场的,但现在却被李大宝抢了先,这让他心里更不舒服了。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