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林秦(强取豪夺,攻心为上)

正文7(完)
“季白,这个人情我记住了。回去请你吃饭啊。”林涛连声道着谢,直到对方不耐烦的挂了电话,林涛才敛起了笑容。这次他去了C市,搜查工作就交给了一队的季白,林涛一想到有人在秦明家里翻来翻去就心里不舒服,所以特意拜托了季白尽量在搜查的时候手下留情。但林涛也清楚,季白是个除了工作之外概不关心的人,跟自己熟上三分也不过是一次行动中救了他一命而已。
林涛抬手看了看时间,他们已经堵在高速上一个小时了。腕上的手表是秦明的,让林涛感觉上面似乎还有秦明皮肤的温度,秦明的电话仍旧无人接听,林涛只能寄希望于在C市找了。
C市虽然人口密集楼房林立,但总有那么一些人能在闹市区里拥有一座精美又略显空旷的私人别墅。比如说外人口中极其神秘又特别有钱盛世集团的肖总。据传这个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的肖总是个在美国功成名就的老头子,死前回国做点善事,也有人说是某个黑帮老大的儿子,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此刻传说中的人物正悠闲的端着一杯清茶啜饮,完全无视脖子上架着的手术刀和身后持枪的保镖。
“秦明,大家算是旧识,何必弄成这个样子呢。”肖言终于放下了茶杯,丝毫不在意再前进一寸就会被割断颈脉,仍是微笑着劝着身侧人。
秦明的手隐隐有了汗意,双腿有些颤抖,只能拼命咬破舌尖来维持清醒,他在罗钥家门前被打晕,再醒来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他一直被注射肌肉松弛剂而无法四处走动,今天误打误撞的见到了这个背后之人,林涛当年的舍友肖言。秦明记得当年肖言是林涛宿舍里最高最黑的,他们也曾经见过几面,但眼前这个皮肤惨白眼珠深蓝的人完全不见当年的影子,如果不是秦明熟悉人体骨骼结构的话。
“秦明,我看你也没力气了吧?”见秦明额头上流下几滴冷汗,肖言又开口道,“肌肉松弛剂的效果我是知道的,你就别强撑了。何况你可是个警察,一刀下去就是蓄意谋杀了吧?”
秦明定了定神,努力握紧手中的手术刀,身上的其他物品并未被搜走,但林涛送的那块手表却不见了踪影,“这是哪里?我要离开这里。”
“这是C市啊。”肖言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话一样,“你以为这是哪里?我又不是拐卖人口的。”
“你的目的是什么?”秦明不想跟肖言废话,多拖一分钟他的力气就多流失一分,肖言身后的保镖随时会扑上来。
“你啊。”肖言有些遗憾的样子,“我们本来不应该这么早见面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有些好玩。对了,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罗钥已经死了,而且我也帮你处理好了,他的臼齿已经被拔掉成为你的珍藏之一了。”
秦明有刹那的失神,按照肖言所说,此刻他的家里应该有警察搜出了臼齿,而这些臼齿正好跟之前他办过的案子里受害人的臼齿完全符合。会是林涛搜出来的吗?林涛会怎么想他?
肖言趁着秦明分神的瞬间迅速移开了身体,而一直严阵以待的保镖立马将秦明制伏了。此刻肖言真正神情余裕起来,“听到这个消息什么感受?其实是不是也有一点感激我?毕竟罗钥的岳父很有势力,即使你找到了证据罗钥也未必会判死刑,我可是用了3%的股份来换罗钥的命的,我这是帮你报了你父亲的仇啊。”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秦明的身体在注射下彻底瘫软了下来,因为一天没有进食连脑袋都有些昏沉起来,他不清楚肖言为何要针对他,毕竟肖言还没毕业就去了美国,他们根本没有什么交集。
听到秦明的怒吼,肖言嗤笑了声,“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目的就是你啊。不过你可能会觉得奇怪,毕竟在你的眼里根本对我这种人没什么印象。”说道这里,肖言突然掰开了自己的嘴巴,“看见我的牙了吗?其实这些都不是我的牙,是从活人身上拔下来镶上去的。因为我的牙被别人一颗一颗的全部拔了下来,所以我没办法,只能镶牙,但是这些牙还是不怎么好用。”肖言有些不满地敲了敲自己的牙齿。
秦明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林涛看见那些臼齿会怎么想。他会相信自己吗?秦明突然有些不敢肯定,但如果连林涛都不愿意相信他了,谁还会相信他呢?
“哦,林涛估计已经到C市了吧。”肖言拍了拍额头,“差点忘了告诉你了。他是来C市协助查案的。你说我准备了这么多证据,林涛应该很快就能得出结论吧?就是他现在不知道你在哪儿,没法抓人。我真期待林涛抓你时会有什么表情,对了,说不定到时候执行枪决也是他动手吧?”
秦明第一次有了骂人的冲动。只是现在维持意识清醒都十分困难,更别提张口骂人了。
“其实我本来想亲手杀了林涛的。”见秦明仍是一副冷冰冰不动声色的表情,肖言的面孔愤怒的扭曲起来,“要不是因为林涛,我也不会被家里人送到美国。更不会在军校里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肖言摸了摸自己的牙,“不过还好我挺了过来。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但是你没有时间听了。真可惜。不过我学到了一句话,善良拔掉牙齿,就是软弱。善良带上武器,就是恶意。很耳熟吧?我觉得我总结的太好了,所以分享给你。”
肖言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而且我觉得死亡的过程太短暂了,根本不能让林涛体会到痛苦。只有你死,才能让他真正体会到痛苦和绝望。”肖言粗鲁的抓起了秦明的脸,终于成功在里面看到了一丝痛苦,“林涛那么爱你,还有什么会比亲手杀死自己爱的人更绝望的事呢?”
秦明眼中已经有了泪意,脑子里更是乱成一团。肖言的话像是一道闪电,使得原本模糊不清的情感瞬间明朗起来,太多秦明无法理解的事情突然都有了合理的理由。秦明从未在意过外人看向他和林涛时的异样眼神,因为林涛会处理好跟那些人的关系,秦明也从未多想过林涛对自己做的任何事,帮他提工具箱,每天给他苹果,代他握手,帮他吵架,为了待在他家宁愿看无声球赛,只因为林涛告诉过这是很正常的兄弟朋友关系,秦明并不是对感情一无所知,只是有林涛在的时候太安逸,太安全,他根本不用想其他,可以只按着自己的想法和意愿工作和生活。但是这次的变故却不得不让秦明正视这个问题,林涛对自己真的是那种感情吗?那自己呢?
“差不多再等个两三天吧,”肖言挥退了保镖,反正秦明现在毫无反抗之力,跟一只一捏就死的猫没什么区别,“再等个两三天,林涛查的差不多了,证据确凿,理由充分,你又刚好出现在家里,他们会认为你是走投无路投案自首。刚刚好。”说完肖言十分满意地为自己这个决定鼓了鼓掌。
“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不成了。”林涛不知从哪里跳身出来,身后还跟着特警队,林涛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拉风过,不过耍帅也只是一瞬,在看向两眼泪光,全身虚弱倒在一旁的秦明时林涛松了口气,接着又愤怒地把肖言的双臂用力拧向背后,迅速带上了手铐。别墅里的私人保镖和同伙也被特警队顺利控制住了。
“秦秦。”把肖言交到C市警察手中,林涛焦急的抱起了秦明,“秦秦你没事吧?”尽管林涛在秦明身上装了追踪器,数据里显示的心脏和体温也都基本正常,但看见这样脆弱的秦明林涛还是有种杀人的冲动。
“林涛你。。。”秦明惊疑不定的望着林涛,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而且他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这里?
“嘘,先休息吧。”林涛安抚着焦急的秦明,陪着秦明一起上了救护车,“没事了。我会处理好的。”
秦明听到林涛的话渐渐松开了眉头,虽然有太多疑惑和不解,但只要林涛在就好。林涛则看着呼吸渐渐平稳的秦明,忍不住在额头上印了一个吻。他有很多事没有告诉秦明,比如自从秦明见过罗钥之后,他就在秦明身上装了追踪器,比如他是因为吴力习的背叛才查到的肖言,吴力习一直以为是何超杀了吴力学,才答应把3%的股份转给罗钥的岳父,而事实是吴力学只是用来陷害秦明的棋子之一,得知真相的吴力习毫不犹豫的向林涛坦白了一切,所以林涛才能这么快的时间内找到秦明。但这些林涛并不打算告诉秦明,秦明应该是干净的,无忧无虑的,永远被捧在掌心的,而他就是那个唯一能靠近秦明的人。而此时的林涛并不知道,他将面临一道旷日持久声势浩大的名为“拐秦明开车”的难题。
(引用一个句式:从古至今看过不少车,但依然学不会开车。)
强行完结。
完。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