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风雨满山城

第五章 烟花
黄昏时分下了场薄雨,冲淡了白日的燥热,露出几分凉意。徐碧城挽着唐山海的手下车时想起身上还披着唐山海的西装,急忙褪下给了唐山海。路上的巷子街角边净是浑身脏臭的流浪汉,他们却始终光鲜亮丽的游走在这些灯红酒绿中。但这十里洋场,表面繁华,却各有各的心事。徐碧城瞧着唐山海精致的侧脸,真心觉得唐山海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走到哪里都是受人瞩目和津津乐道的对象,自己则在唐山海满身的光华下黯然失色。徐碧城有时十分好奇自己竟没有喜欢上唐山海,也许是时机不对,毕竟徐碧城性子里有一股执拗的成分,认准了人总是难改的。
陈深今日也难得穿了回正经的西装,三件套的黑色燕尾服,原本中规中矩的款式被陈深硬生生演绎出几分痞味,在大厅四处看了看,随便给李小男找了个位子便拉着唐山海走到阳台上抽起了烟。
“陈队长找我有事?”
唐山海微微凑近了身子,接住陈深点的火,又迅速站直成笔挺的姿态,像是颗松柏立在那里,隔着淡淡的烟雾,模糊了脸上的笑意。
“主角儿还没来,现在大厅里吵的很。来这儿讨个清净。”陈深甩灭了火柴,丢到一旁,望了望外面深沉的夜色,“我一人站着无聊,只好拉上唐队长了。”
唐山海看了眼坐在窗边相谈甚欢的徐碧城,李小男二人,嘴角微扬,“陈队长不去陪佳人,扯着我在这干巴巴的抽烟,当然无聊了。”
“你不就是佳人”,陈深这话是决计不敢说出口的,也就是心里想想,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偏偏栽到了唐山海身上,唐山海初到的那个晚上,陈深握着徐碧城的手时,他简直分不清自己在握着的是旧情难忘的昔日恋人还是新晋情敌。
陈深从没想过自己是断袖。即使放着如花似玉投怀送抱的李小男不为所动,陈深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天天被生不出孩子就拿他下手的刘兰芝催婚,陈深有意无意地默许了李小男自封是他女朋友的行为,但陈深也从未认真在意过这段关系,可现在他不由为这个虚名庆幸起来,否则他现在的姿态,活像是引诱良家妇女的采花贼。当然,唐山海可不是弱女子,不仅不弱,还是个优秀的特工。
陈深想,唐山海一定早已猜出了吴龙是他放出的饵,此刻才会耐着性子和自己闲聊。陈深是在帮毕忠良处理烟土生意的时候认识的吴龙,也清楚吴龙是从军统叛逃出来的,本来这颗鸡肋般的棋子在唐山海到来后显得极其重要起来。
陈深在很久之前见过唐山海一面,那天下着小雨,黄埔军校正在举行一场授衔仪式,他这个闲散不入流的教官自然也去凑了热闹,正赶上唐山海在宣誓,清亮的嗓音透过朦胧的雾霭清晰的落进陈深的耳中。陈深顺着那声音看去,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挺拔的身姿与身旁面目虚浮的纨绔子弟相比格外显眼,大概年纪并不大,回到队伍中与人交谈时露出的笑意有几分俏皮。陈深正要凑近细看,却被叫走了。经年流转,旧人重逢,陈深最终明白了自己的心思,那人却已有佳人相伴了。
但陈深却不相信昔日那样热血澎湃的少年会成为为人不齿的汉奸,所以吴龙便成了一个绝佳的问路石。他派老K把吴龙的消息放给了唐山海,如果唐山海是真投诚,那他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毕忠良就撒手了之,但如果唐山海是假投诚,军统追杀了吴龙这么久,唐山海肯定会派自己的人干掉吴龙。而事实也如陈深所料,但陈深未料到的是吴龙逃走了,而且是在李默群生日宴这个敏感的时期当口。
唐山海对于今晚吴龙是否会出现也并无十分的把握,他安排了陶大春在外围设伏,但如果直接射击目标的话势必会引起怀疑,而如果吴龙见到毕忠良说出事态缘由,那只会更糟。唐山海此刻已确信吴龙是陈深的手笔,只是不知陈深有何安排,言语间试探了几回也无结果,便听见大厅一阵喧闹,李默群到了。
李默群戴着金丝细框的眼镜,一副书生之气,听人说李默群早年里还做过几年教书先生,只是谁能想到这个面目慈和的模样下面却是沾染鲜血无数的汉奸头子。刘月梅一来就拉着刘兰芝,徐碧城,李小男,正正凑齐一桌麻将,把那些忙着应酬的男人丢到了一旁。
徐碧城摸着牌,听着舅妈的唠叨,心里焦急也不敢露出来,只频频往唐山海那里望,又被打笑了去。
华懋饭店的老板见天色差不多了,便恭恭敬敬请了众人出来看烟花表演。虽算不得什么稀罕玩意儿,到底图个热闹。徐碧城站在唐山海身侧,望着漫天炸开的绚丽烟火有些眼酸,爆炸的声音让在场的女眷都拿了帕子捂耳朵,徐碧城却觉得这声音像是枪声,指不定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你。烟雾散去的黑夜不正像个巨大的口子,吞噬着人的性命么。
接二连三的烟花在空中炸散开来,众人纷纷鼓起掌,徐碧城这才发现唐山海不知何时已不在身旁,正要细找,却听见一声尖锐的枪响。徐碧城下意识的哆嗦了下,面上还算镇定,比起上次宰相死在她面前的事件,现在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身边的死亡,就连她自己都随时会死,那死亡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周围开始骚乱起来,李默群早被周围保护起来,毕忠良沉着脸指挥着众人掩护李默群退回大厅,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地上的尸体,正是一直未曾露面的吴龙。
唐山海走到徐碧城身侧,安抚似的揽过她的肩膀,迅速和陈深交换了眼神。刚才陶大春开枪的刹那,他们默契般的把吴龙当做“替罪羊”推了出去,完美地结束了这场表演,暂时的现在,他们是朋友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