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风雨满山城

第六章 醋意
更待菊黄家酿熟,共君一醉一陶然。
徐碧城念了几遍喜欢的句子,又咬了口陶大春带的粽子,心里有几分圆满。唐山海不喜欢这些东西,那一篮子粽子全被她当饭后的零嘴儿给吃了。她正琢磨着同唐山海商量一下,明天去猛将堂孤儿院看看陈深的侄子皮皮。自从吴龙的事件过后,陈深处处对唐山海都极为照顾,甚至称得上殷勤,徐碧城想着自己也得做些什么,撇开她与陈深旧情人的关系不提,要笼络亲近陈深,从他那来历不明又是个哑巴的侄子身上下手最好不过了。倒是唐山海的态度有些怪,以前撺掇着她去接近陈深,现在又不冷不热起来。
这边书房里唐山海见译文已烧毁不剩,才合了杯盖子走了出来,据可靠消息,汪伪制定了一份绝密计划以破坏国共两党合作,计划代号不详,并且已经有部分人员渗透到了内部,戴老板那里都清扫出了不少“灰尘”,密码本很有可能已经泄露,这让唐山海很是忧心,恐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都不能与组织上联系了。
徐碧城听了消息立马紧张起来,问唐山海要不要把那本呼啸山庄先烧毁,免得落下什么证据。唐山海摇了摇头,既然组织已经有了戒备,必定要更换新的密码本,旧的自然没什么用处了,即使有人来查也只是一本普通的书而已,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收集有关绝密计划的信息,尽早拿到这份计划。
一场秋雨一场寒,空气里的燥热迅速褪去,留下一地落叶萧瑟,徐碧城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同院长闲聊着皮皮的近况。猛将堂孤儿院毕忠良是出了资的,所以很多明面上不方便的交易都选在了这里,徐碧城今天就是帮着清点一批物资,顺便看看皮皮。虽然不知陈深有什么苦衷还是真的怕带不好孩子,徐碧城对于陈深把亲侄子放到孤儿院来养这件事很看不过去,而且皮皮又乖巧的让人心疼,不过这毕竟是外人的事,她也不好多说什么。皮皮现在已经很习惯徐碧城的亲近,朝徐碧城笑了笑便自顾自的画起画来。徐碧城凑上前去看,线条虽然稚嫩却清晰,正是一副雪景——几只麻雀站在电线上,红色的眼睛像是朝着天空的方向,一个男子裹着黑色的外套撑伞走在路上。
徐碧城心里顿了一顿,想起唐山海说过陈深很有可能就是麻雀,对这份推测又认同了几分。皮皮能接触到的人不多,如果不是因为陈深,皮皮怎么会画出这样的画呢?不过这幅画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恐怕会有麻烦,毕忠良不知被多少双眼睛盯着,难保不会有人借着对付陈深来打压毕忠良,想到这里徐碧城抚了抚皮皮的脑袋问道,“皮皮,这幅画我很喜欢,能不能送给我呢?”皮皮自然是答应的,徐碧城便折了起来随手放到大衣口袋里,想着回去了再把这幅画烧了。
这批物资同往常一样是些粮食医药之类的生活物品,徐碧城一一做着记录,不过最后一箱时搬运的人脸色却小心翼翼许多,徐碧城凑近闻了闻,有些化学品的味道。她早听说过日本人极其丧心病狂,暗中研制病毒和化学武器,甚至还用活人来做实验,但这些应当是秘密进行的,怎么会同这批要送到东亚经济研究所的物资夹在一起呢?徐碧城不由有些懊悔之前不曾再细心些,这么看来那个经济研究所很有可能是日军研究化学武器的一个据点,晚上回了家,徐碧城立即同唐山海报告了这件事,虽然他们是搭档,但平日里徐碧城还是以唐山海为上级的。
唐山海也觉得此事十分紧要,但因为上次有奸细混入的事组织已经没有再联系他们了,陶大春那里也没有收到新交通员上任的消息,所以他们也无法通知组织,只能静静等待。
徐碧城看了看手上的表掩嘴打了个哈欠,大概是白天同皮皮玩闹的太厉害了,此刻已经有些睡意,一想起皮皮徐碧城倒想了起来,从外套口袋中掏出那幅画递到唐山海面前,正要说话却听见一阵叮呤声,便放到桌子上接电话去了。
唐山海晃了晃杯中的红酒,拈起那张有些皱的纸摊了开,眉头轻轻皱了皱,先不说这画笔实在粗陋,这画里的男子倒有些像陈深,徐碧城这是什么意思?想表达她对陈深余情未了?想起平日里陈深对自己的一股诡异的殷勤劲儿,唐山海不由放下酒杯扯松了些领带,觉得屋里憋闷的慌。白天里陈深还说要请他去家里吃饭,唐山海礼貌地拒绝了,他可是听说过陈深下面条都不放水直接扔锅里的,就这厨艺他可不敢拿胃去赌,而徐碧城也好不到哪里去,平日里饭都是唐山海做的,上次徐碧城自告奋勇煎牛排不仅烫了手还烧糊了锅,煎出的牛排更是惨不忍睹,拨开外层的焦糊,内里的肉还泛着血丝,真是大师级的厨子也不一定能做的到,这么看来陈深和徐碧城倒是一对儿,唐山海咂了咂嘴,觉得这瓶红酒微微酸了些,味道不太纯正。
徐碧城挂了电话回来,正见唐山海正往柜子里放杯子,“刚才萧方打电话,说明晚有重要客人来,大家在华懋饭店吃顿饭。”
“重要客人?”唐山海问道,“萧方有没有说是哪个方向来的?”
徐碧城回道,“他说到时候就知道了,你说会是谁?”
“最近没听说有什么重要人物要来。不速之客大多来者不善,随机应变吧。”
次日晚上下起了雨,徐碧城带了新买的雨伞,木质的手柄上刻着枝蔓蜿蜒的蔷薇很是精致,还是她和唐山海一起逛街的时候挑的,今日可算派上了用场,徐碧城喜欢下雨天,虽然古人大多咏雨伤情,但她觉得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没有什么比雨滴落油伞上的声音更曼妙了,买这把新伞也是为着唐山海,每次共伞唐山海的肩头都会湿润一大片,所以这把大到可以撑下三个人的雨伞很和她的意。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