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指陆为花

正文前的一些感想。B站无意点开的陆花视频入坑。才发现当年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但当时唯一的印象的竟是何润东演的西门吹雪,觉得有那么点儿帅气。真是世事无常。
纪念陆花入坑。文有私设。慎入。

正文1
陆小凤在江湖上算是个有名气的人。他本人极怕麻烦,又常常被麻烦缠身,为求清净便少不了要解决这些麻烦,一来二去虽负了几分盛名,却也交了不少朋友。而与陆小凤最要好的,当数江南首富花家的七公子花满楼了。花家虽经商起家,而后却涉足武林,一度成为与唐门比肩的暗器大家。花满楼虽不像自己的六个哥哥般精于暗器,却深得云归老人的真传,谁也不敢小觑。
不过这样两个人却不像是能成为朋友的人。陆小凤生性风流,在青楼妓馆更有“逍遥浪子”的诨名,而花满楼生性喜静,温润如玉,两人的性子可谓差了十万八千里。但这么两个人却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司空摘星曾问过陆小凤,陆小凤却缄口不言。他又去问花满楼,花满楼却回道,“既然他不愿说,我又怎能说呢?”身为天下第一神偷的司空摘星第一次从两个好朋友那里感觉到憋屈,寻了一处酒馆喝个烂醉,又连夜偷了花满楼一盆三秋草才算顺了气。
七月初九。宜归家。忌远游。
“你的琴艺又精进了。”一阵极细微的风吹过,凉亭的屋檐上已经多了一个人,正是四处遍寻不见的陆小凤。
“不懂琴瑟之人,何来此语?”花满楼继续拨弄琴弦,脸上却多了分笑意,“我这百花楼因你已经三日不得安生了。”
“四季楼的人来过。”陆小凤肯定地说道,又换了副语气,“哎呀连累了花公子,我陆小凤在这赔礼了。”
“你既已知道,便该知晓这次是躲不过去的。”花满楼住了手,檐上的燕雀也像是恍神醒来般拍打着翅膀飞远了。
“好像每次的麻烦我都没躲开过。”陆小凤抬手拨弄了下琴弦,“所以先来你这儿喝杯酒,再去四季楼。”
花满楼挑眉,“好酒是有,但只请朋友。”
陆小凤刚想反驳,花满楼却摇着纸扇笑道,“你把身上的扇坠拿来,便是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带着扇坠的?”陆小凤无可奈何,从怀中拿出一块白玉放到花满楼手中,“本就是送你的。”
“多谢。”花满楼笑道。陆小凤前些日子去了南田,那里盛产玉石,他的扇坠又被沙曼所毁,这样一来陆小凤的来意便明了了。
陆小凤有些窘地摸了把眉毛,四处看了看,“你那盆三秋草长势如何了?你不是最宝贝那盆草么?”
“不知道。”花满楼摇头,“被司空摘星借走赏玩了。”
陆小凤倒了杯桂花蜜一饮而尽,“好酒!不过司空摘星现在越发小孩子脾性了。都是薛留人惯的。真不知薛留人当初怎会看上猴精,真要断袖也应该看上我这么帅气的男人才对。”
“哦?”花满楼笑道,“那应该是我了。你不是曾说我比你更英俊更讨女人喜欢么?”
陆小凤大笑,“我赌江湖上的人绝不会相信花公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两人对饮了几杯,花满楼因着酒量浅的缘故便不再饮,“陆兄,此次四季楼之行可否带我同去?”
陆小凤奇道,“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些事吗?”
花满楼摇头无奈,“你也知道三秋草极其罕见又难成活,霞儿母亲的药不能缺少这味药材。我听闻四季楼正好有一株。”
“那我去找猴精。”陆小凤作势起身,却被花满楼按住,“他和薛留人已于十日前前去了西域。”
“这死猴子!”陆小凤无奈骂了句,“我有预感,这次四季楼之行不太平。我替你取来三秋草即可,你又何必去呢?”
“那我更要去了。也好有个照拂。”花满楼握住陆小凤的手,“放心。”他们一惯如此。并不需要太多的话。
他与花满楼相识于幼时,那时江南首富花如令为七子求医的消息震动了江湖——只要有人能治好花家七子的双眼,便能得花家一个承诺。
花家的承诺,谁能不动心?就算你要做皇帝,花家也能做到。这件事甚至震动了朝廷。
然而花家七子的双眼终究没有治好。
他却不曾见过花满楼为此沮丧或失落。他甚至觉得,花满楼对任何事都不曾在乎过。
也许有。霞儿。不是么?
“有个朋友刚送我一件雪丝缠宝甲,这次也许用得上。”
花满楼说道。
“我倒希望不会用得上。好像我每次遇到的麻烦都是这样的大麻烦。”
陆小凤有些自嘲的摸了把嘴上的胡子,才恍然想起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已经只有两条眉毛了——他还是输了与西门吹雪的赌注。
“还好你有我这么一个朋友。”花满楼难得也揶揄了一把好友。
“是啊,朋友。”
花家七子为人良善,又热心助人,江湖不知有多少人以和花满楼交友为荣。但那是陆小凤第一次觉得,做花满楼的朋友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

完。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