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帘___

艳骨(林秦)

艳骨(林秦)

正文
1.
有些不对劲。
身体像是通过了一阵轻微的电流,隐隐有些酥麻。
秦明一把把林涛推出了门外,跌坐在角落喘息。
他才十三岁,难道已经会有快感了?
医学上是怎么解释这种现象的?
可是林涛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大腿而已,太诡异了吧?
“哎秦明你作业就借我看一下呗,别那么无情嘛,要不我还当着咱班同学的面儿喊你宝宝啦?宝宝宝宝宝宝宝宝宝宝宝宝。。。。。。难道真生气了?算了,明天带个苹果再来吧,宝宝我先走啦!”
林涛的声音渐渐远去,秦明感受着体内的余韵渐渐远去,撑着身子走到电脑旁焦急的搜索起来。
艳骨。
秦明松开鼠标,眼神落在这两个字上难以挪开视线。
网页上清清楚楚的显示,有一种人体质特殊,对旁人的呼吸碰触极其敏感,简单的接触也能使其动情且毫无反抗之力,这种人千万中无一。
该死的!
秦明从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骂人也只会这一句。
难怪刚才他会差点失态。可是以前从未这样,难道是今天早上吃的那个苹果是不新鲜的那个?林涛每天都要给他带一个苹果,有时忘了吃就放在那里,一个是放了半个月的,一个是当天的,但外形差不多他怎么分辨的出来?林涛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吃的是放了半个月的那个,该死的林涛!
2.
秦明很满意这个助手。
不花痴自己,也不花痴林涛,重要的是鼻子灵敏,能迅速准确分辨苹果的新鲜程度。人形。警犬。perfect。
“师傅您看这块组织——”
李大宝举着一段煮熟了的骨头朝秦明喊了声,瞧见对方的脸色迅速后退了三大步,“不碰您,知道。”
聒噪。
秦明迅速在心里的小本本上打了个大大的❌。那个迟到的❌还鲜明的留在第一行的位置。
好不容易谈完了案情,秦明把文件夹一递,“去,把这份法医报告交给林涛。”
李大宝撇嘴道,“费那劲儿干嘛呀,林大队长每天都来我们这儿几十回,哎这不来了嘛!”
林涛从秦明手里接过文件夹,放到李大宝手里,“去,把这份法医报告交给小黑。”
“哼!”
李大宝扯着防护服的扣子一步扭三扭的走了出去。
3.
秦明在林涛面前躺了下来。
啊!不对,
秦明躺在了林涛面前。
嗯,不对,
秦明躺在了防护布上林涛的面前。
秦明先是拿着一根棍子在身上比划了几下,然后摊开了一张干净的布,在林涛面前躺了下来。
虽然听起来很有歧义,但他们的确是在讨论案子。很正经的在讨论一件死者是否是开枪走火致死的案子。
林涛脸上带着谜一般的微笑,宝宝,你在我面前越来越没有戒备了。
5.
全龙番警局的人都知道,法医科的秦科长很高冷,不喜欢别人的呼吸,呃,只要在他工作时离他远点就好,但是秦科长人很好。
转折点后面的句子是很重要的,就像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一样。
秦科长很帅,但是没有人追。
秦科长不喜欢和人沟通,但有林涛在就会很顺利。
秦科长从不邀请别人到他家里,但林涛想看球赛了就可以去。
秦科长不喜欢别人的接触,但林涛可以站在他身旁很近很近。
6.
秦明家的长沙发是林涛送给的新家礼物。林涛亲自呼哧呼哧扛进来的。
林涛最喜欢这张沙发,灰色的布艺沙发,又长又软,躺两个大男人人也绰绰有余,就是跟秦明家的工业风的装修风格有些不搭。
秦明洗了澡出来,身上穿着简单的白T还披了件墨色的睡袍,严实且密不透风,丝毫不觉得在这七月天有什么奇怪。林涛瞧着正系睡袍带子的双手,还有没来的及挡上的结实胸膛和优美的曲线,暗暗舔了舔嘴。
薛定谔的宝宝也不知还能用几回。
李大宝又嚷着来个四人聚会了。
搞地她跟秦明一对儿似的。
哼。
刚接了个棘手的案子,协助邻市缉毒的,不过他一定会活着回来的,秦明没了他可怎么办呢。
更重要的是,他没了秦明该怎么办呢。
7.
一身酒气的林涛捂着偷笑的嘴低着头跟着秦明进了秦明的家。
据说那个薛定谔的宝宝太嫌弃林涛另谋新欢了。
秦明说不好自己是嫌弃还是欣慰。
快三十的人了,人民公仆喝成这个样子。虽然是休假但也得时刻保持形象,一年四季西装不离身的秦科长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林涛进了屋立马瘫卧在木地板上,十分难受的样子像是要吐出来,秦明看着自己的双手出神。
他帮林涛洗澡就会碰到林涛后果会很严重。
他不帮林涛洗澡林涛会吐到木质地板上后果更严重。
他相信林涛。
秦明终于把双手伸向了林涛沾满酒气的衣服。
嗯。
秦明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相信林涛了。
醒酒的林涛头很疼。
但是他的腰更疼。
销魂蚀骨。

评论(12)

热度(108)